• 我和我的老婆及好友

    时间:2019-05-24 20:01:44

    我与德隆二人都是交过至少50人以上女友的经验,且彼此时常交换心得及手法过程。记得在一次开玩笑当中,我与德隆二人提到交换女友来作爱的想法,而且要在同一个房间内一起。说著说著二人越说越起劲,并说好改日一定安排设计及说服彼此的女友,当然我是指我老婆以外的女友。虽然我的老婆欣怡很开放,且我俩常会聊起曾经与另一半的经验(据她说, 和她上过床的男人只有三人,但被她口交过的男人至少有30人,原来她都是在 对方最紧要关头时帮对方用口交使对方射精,前题是她并不想过于滥交)。当然,我与德隆的这个点子我也同她说了,只不过彼此都当做是在开玩笑罢了!她并未当真。记的有一天星期六晚上,我及我老婆加上德隆三人在啤酒屋喝酒,欣怡穿着 一件黑色的低胸,她那乳沟看得实在明显不过了,加上一件黑色短窄裙,修长均 匀的美腿配上丝袜的对称,我相信任何男人看了都想马上与她作爱。再看到她抚媚的眼神加上极美的长相,想像她的叫床声一定很过瘾。在等德隆的女友时,德隆的眼神一直朝向欣怡那乳沟看去。在喝了几杯后, 我和德隆及欣怡都有几分酒意了,话题也渐渐朝向性方面。在一片讨论中,这时德隆忽然提出交换伴侣作爱的建议,当然我们都以为他是在开玩笑,所以也跟他瞎起哄。但我知道他已经暗恋我老婆很久了,因为当初我们是一起追求欣怡的,只不过我比他厉害罢了!不过他的建议我倒是有点心动刺激。就在这时他起身去打电话(看来是催他女朋友),但没想到他回来后竟说她女友有事不能来了!害我倒觉得有点可惜。我老婆也趁机糗他说:“要玩的也是你,有问题的也是你。”当然我老婆仍以为那个主意是开玩笑的才会如此说。这时因为大家都已有醉意了,所以我就建议一起去看MTV,此时看得出来德隆的脸上很懊恼,原来的计划不能实现了。到了MTV包厢后约20分钟,我们忽然听到隔壁的包厢有传来了“嗯…… 嗯……”及急促的呼吸声,我们也不干示弱的故意来个撞击隔壁的墙壁(应该说是夹板),欣怡还故意发出在吸阳具的“滋……滋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快……不要停……插进来……我要……用力点……”的声音。她表演得可真像,这时我发现到她因坐在沙发床上只顾著表演,极短的窄裙已快挤到屁股上了,也不晓得她是否故意的,因为德隆一直在注视她裙内的性感半透明黑色三角裤。欣怡似乎也注意到了,当我老婆回身要坐正时,手无意中碰到德隆胯下的阳具,我发觉欣怡的眼神有点想要的感觉。这时三人又回到正常看片了,我的右边是欣怡,而德隆正坐在欣怡的右边, 三人手上都有一个抱枕。可能是隔壁的作爱声加上酒精的关系,我老婆忽然将手伸到我阳具的地方不断地摸它……并不断的上下移动,甚至拉开了我的拉链直接玩着我的阳具。当然我的阳具很快的弹出了裤外,因为当我兴奋时,它变的非常的大,据欣怡说我是她看过最大的。当我正沈溺在她爱抚的享受时,忽然听到欣怡传来一阵阵呼吸急促的声音: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原来德隆的一只手不知何时伸到了我老婆的屁股下,并四处在移动……抚摸前进著……似乎快接近了欣怡的小穴……当然看得出欣怡是一边在躲,却又怕被我发现,所以她的动作并不大。德隆似乎看穿了欣怡的想法,更是将手指借由欣怡的屁股下解下她的丝袜,并褪到臀部,让黑色的半透明内裤看得隐隐约约……欣怡在手指的爱抚下不断的感到脸红……刺激与快感……我发觉她也慢慢的不再躲避了,一手爱抚着我的阳具,另一手竟然慢慢的移向德隆的阳具上,轻轻抚摸著……包厢内传来都是欣怡的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这时欣怡索性站了起来,脱下她那被拉到一半的丝袜及早已湿透的三角裤, 更露出了那一对原本被包著半露的奶子,趴在椅背上等着我们其中一位去干她。我及德隆都被她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,当然因为我们的阳具都已胀到最大了,只不过我的是露在外面。我也不管德隆是否在场,马上挺起阳具,双手抓着欣怡的一对奶子,一股劲的拉起了眼前的短裙,从后面刺了进去。欣怡“啊……”一声,似乎觉得很有快感,“用力点……快……快干我…… 喔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啊啊……我好爽……”德隆在一旁看得可过瘾,并掏出自己的阳具,在欣怡的脸颊旁边打起了手枪来。也许是因为他的阳具太靠近欣怡的脸颊吧!忽然他将我老婆的脸转向他的阳具,硬是往嘴里塞了进去,另一手还不断的抚摸她的奶子。不时,我们的双手还会同时抢摸欣怡的一边奶子。我忽然觉得自己吃亏大了,原本是要交换伴侣,现在变成二人同时玩我老婆一人。就在这时,我发现欣怡的眼神望向我这边,因为她这所有的举动都未经过我同意--小穴被我快速前后抽动、口中又有我朋友的阳具在含着。虽然她的眼神露出怕我生气的表情,但她似乎又不想停止眼前的一切,并不断的发出“太棒了……干我……用力……插深一点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的 哼声,双手也一边在玩弄著德隆的两颗睾丸。这时德隆忽然把我老婆口中的阳具抽了出来(我觉得他是因为快要射出而又不想这么早射出才这么做的),接着跟欣怡二人嘴对嘴,舌头彼此深入对方那儿激情的玩弄著。这时我灵机一动,对着德隆说:“下次换我跟你一起干惠婷(德隆的女友) 吧!”我早就常幻想有一天能用我的阳具插入惠婷的小穴里了

    没想到他们俩人因舍不得将舌头离开对方而一起濒濒点头,表示同意了。就在这时,欣怡要泄了。小穴有我干着、小口又在与他激情、奶子又有二人不断在揉动、双手一直在替德隆打手枪……对欣怡而言,从没有如此尝试过。一声“我不行了……我要泄啦……”,三人同时加速所有的动作,她终于都 不行……这时我也将小穴中的阳具抽了出来,正想换个姿势时,没想到德隆忽然躺了下来,同时抱着欣怡的腰,让她双脚打开跨坐在他的身上,双手仍玩弄着她那对奶子。我心想:没关系,看我下次如何在你面前玩弄惠婷。我老婆这时好像又兴奋了,用手将我还没泄出的阳具放入了她的口中,不断替我吹、打、含……看得出她并不想让德隆插进她湿透了的小穴吧!或许就像她所说的,不想太澜性交吧!但这时因为她无意说了一句:“老公,还是你的老二比较大,比较硬……” 德隆因为听到这句话,心中不服气,趁欣怡不注意时,双手将她腰一擡、一放,对准了自己的阳具插了下去。由于太突然,欣怡“啊!”了一声,不知她是感到爽,还是心想:完了……但在我和德隆大家一阵抽动下,欣怡马上又发出了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 的叫床声,并不时自己上下扭动自己的腰。就在这时,因为我老婆扭动太快,德隆竟射了进去!好在欣怡每天都有服用避孕药,否则万一怀孕了,到底谁是父亲都不晓得了。接下来当然是欣怡用口将我射了出来,并吞了下去。但她的性欲似乎尚未平息,因为她仍在自己爱抚著……算一算 自从上回在MTV中玩了3人游戏后,我一直在找机会想尽办法玩到惠婷。 但没想到德隆这家伙竟然反悔了,老是找借口逃避。直到有一个假日,我趁著欣怡和朋友外出逛街时,跑去我们大伙常去的那家MTV,并在包厢里打电话给德隆叫她一起来,好在惠婷也在她家,所以二人就一起来了。记得当时的包厢是在B-1,二人进来后,德隆问我:“欣怡人呢?”我骗他说,她有事回去拿个东西,并问德隆有没有空骑车回去载她来?这小子不知是不怀鬼胎还是没警觉到我的计划,竟然爽快的答应了。包厢中留下了我及惠婷二人在看片,我一直在思考到底要如何才能接近她,毕竟她和我并没有二人独处过,而且不够熟。但望眼看去,她玲珑有致的身裁和欣怡绝对是有得比的。我决定开口了:“妳和德隆现在如何?”“还不是一样。”她回答着我。就这样二人聊了起来。但眼见时间不多了,我开始将话题转向性方面了。惠婷似乎尚未警觉到我的心思,当我们聊到口交时,她觉得蛮不可思议的, 因为她觉得有点肮脏。但我给她观念说,男人很喜欢这样的感觉,并将欣怡那天的壮观事绩告诉了她。 就这样,我才明白她和德隆原来从未口交过。我忽然问她:“想不想尝试?”也许太突然了,她感到很尴尬。还好我及时和她说:“不要想太多,这没有什么。”才将这尴尬场面化解,只好继续看片等她的回应。惠婷突然开了口:“欣怡真的很厉害吗?”我回她说:“欣怡就是用这招将我套牢的。而且我相信,没人能比得上我老婆。”但惠婷有点不悦的说:“是你经验太少了吧!”我说:“谁经验少还不晓得,要不要试一试看谁厉害啊?”我看惠婷没回应,接着我便将包厢中的桌子移到门后,以免有服务生突然闯入。此时我对惠婷说:“来啊!敢不敢试试?帮我吹看看谁厉害!妳先将衣服脱下。”没想到惠婷回我说:“该脱的是你吧?我只用嘴,何必脱衣服!”话一说完,我马上脱下了长裤,惠婷“啊……”了一声,她似乎觉得刚才只是一场玩笑。没想到接着我靠近了她的脸(她是坐姿,而我是站着),并脱下了内裤,将半挺的老二贴近了她的脸。惠婷没得选择,好像一切都太快了。但她却说:“怎么不够硬啊?”并用一只手抚摸着我半挺的老二。没想到她话还没说完,我那儿已经变得大而挺了。惠婷似乎吓了一跳:“好大……比德隆的还大!”这其实上回我就知道了。接着她用手开始帮我下面搓揉着,惠婷的眼神变得有点浪了,两只手一直帮我上下搓动。我也将手从她的上衣领中往下延伸,抚摸着她的奶子。开始听见了她的急促的呼吸声: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慢慢的我将惠婷拉起,两只手开始将她窄裙往上卷拉,慢慢的,丝袜中的透明黑色内裤露了出来。上衣也被我脱光了,好大的奶!我用舌舔著、吸著……手指并伸进了她的内裤中磨擦。“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不要再继续了……待会他们二人进来了怎么办 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但她的手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我的下面那只老二。我们开始嘴对嘴狂吻著,舌头互相交错著。惠婷仍说:“不行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可以……待会他们进……”话未说完,我马上将她转过身去趴在墙上,用力的脱下了她溼透了的丝袜,接着连内裤一起扯掉。但她好像觉得不能这样时,开始反抗,却仍清楚的听到她 呻吟声: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我趁她一不注意时,对准了小穴干了进去,惠婷“啊……”的一声,我开始前后摆动,刺着她流着淫水的小穴。她开始兴奋了,前后摆动着,比我还厉害。“快……用力干我……好爽啊……用力插进来……”我双手开始从臀部向上抚摸,移到前面的奶子上,用力的搓揉着。当我往前刺入时,惠婷总是跟着向前缩,似乎她感觉到我的阴茎太大了,但是又令她感到很爽;我向后抽时,她又似乎舍不的往后挺。包厢内都是她和我二人的呼吸喘息声。“……啊……你的老二真的好大喔!……快……我快不行了……啊……我要泄了……”她转过身来,擡起一只脚,让我再度插入。惠婷两手抱着我的脖子,二人狂吻著。我前后用力抽动,干着已心想操她很久的惠婷。她全身光溜溜,只有窄裙卷在腰部,配合著我前前后后地干着。一句“我真的要泄了……”更是抓紧了我,“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出来了……”擡起的那只脚亦放了下来。我的阴茎从她的小穴滑了出来,但我尚未射精,所以马上面对面贴著,一手用力抓揉着她的奶子,一手开始在她的私处前搓揉着,打起了手枪。她的手也加入帮我一起打手枪,在两只手的快速抽动下,我射了出来,射在她黑绒绒的阴毛前。然后又马上将惠婷的头按下,将我的老二塞入了她的小嘴。“太爽了……”二人异口同声的回味着如此舒服的感觉。当我还在慢慢的前后抽动,温存著刚才的快感时,惠婷光着身子,蹲在下面 享受。门被打开了,欣怡及德隆吃惊的出现在那门口,惠婷又是“啊……”地叫了一声.